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平埔族相關的資料

文章:

留下原住民地名的平埔人漢人部落
漸漸消迭的內門平埔族
FAVORLANG,消失在濁水溪口的神祕獵鹿人

【沒有名字的人】系列 粉絲專頁
【沒有名字的人】我媽問我:你是這麼想當原住民喔?
【沒有名字的人】如果有一天,我們拒絕在歷史裡流浪
【沒有名字的人】小時候,阿爸臥房的木門掛了支獵槍喔
【沒有名字的人】04 陳以箴

來看一個漢化的平埔公廨~高雄內門大埔公廨

影片:

20100714獨立特派員第155集{以祖先之名} part 1/2


20100714獨立特派員第155集{以祖先之名} part 2/2


平埔族第一次大遷徙(共有四部,第一次到第四次)




新聞挖挖哇:平埔族的故事(1/8) 20100608

本土歷史再尋根,認識台灣母親平埔族


台灣人,你是平埔番-台灣族群的遺傳基因


台灣史望春風v5.1- 叫我原住民(叫台灣人 平埔族人)-李筱峰/戴寶村


第七集 原運--平埔正名運動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誰愛平埔族-西拉雅之夢


部落的心跳 第33集 第12話 不曾失去的名字 吉貝耍


從南島民族出發,來自平埔族原調的歌曲


★台灣人的平地人是被賜籍從姓漢化的熟番(平埔族原住民)!台灣平地人(平埔族)的DNA超過95%是古越南原住民族加南島語族的原住民!


平埔族-他們的血仍舊說話(HD)


千楓公視_溯源台灣_台灣族群血緣的來緣_林媽利(完整版)


我們的血緣來自何方


平埔族遷徙辛酸血淚史-簡炯仁教授


西拉雅平埔族的歷史故事






論文:

《模糊的邊界與差異的人群─滿州鄉「里德人」的人群分類與實踐》——林家君
「本論文分成三個層面討論現在的行政區劃為滿州鄉境內的人/番區辨,筆者以不同層次的邊界範圍,運用「內」與「外」的相對且動態轉換的關係,來呈現當地複雜的人群圖像。
首先,探討里德聚落的頭人家系。潘阿別與潘阿瑤兩家系,各有不同的權力司屬,而頭人收養外姓者〈非潘姓〉、當地潘姓招贅外姓者的親屬機制,及分家後餘嗣移出,均形成「人/番」的人群流動,但卻透過皮與骨的親屬記憶,延續自身為潘皮漢骨或潘骨漢皮的人群識別。
第二部份是延續里德頭人對於埋葬方式的改變,反映自身對於番與人的區辨方式。筆者進一步理解這兩種人群分類,事實上涉及他們對於「崇祀方式」的不同,「神明崇祀」所指涉的人群分類為「人」,「祖先崇祀」所指涉的人群分類則為「番」。藉由里德、山頂及滿州的例子,探討由於人群性質的差異,而使得里德採取不同的婚姻方向,並因此產生認同上的轉變。
第三是本祭典即透過各鄉的神轎繞境及儀式,為驅逐境內無主之魂與惡鬼,為全鄉祈求平安之祭典。呈現出八保祭典從請水、合水、分水等儀式到燒王船,是當地人透過對水的概念,所形成對整個鄉界內集體意識的整合過程。祭典內的儀式執行者,除了各村公廟及私壇的神媒之外,各項儀式中不可缺少的是當地稱為「嚮婆」及「老祖的乩花」,透過這兩種靈媒的角色,進行與「番的祭祀」相關的儀式。她們在祭典中,展演出鄉境內具有不同性質的聚落人群。
要言之,本論文以滿州鄉為例,試圖理解人群雜處的恆春地區,是如何透過信仰及親屬關係等內部的社會文化特性,產生相互辨證而形塑成的動態人群區辨及認同。」
〈平埔族群與埔里盆地的開發〉鍾幼蘭。
「清代嘉慶、道光年間的數次大規模集體遷徙的行動,是台灣開發始終最唯人所熟知的平補族群遷徙,其中又以移民到埔里盆地的規模最大,而平埔族群更在埔里盆地開發過程中的扮演主要的拓墾角色,在台灣開發史上是十分罕見的特例。」

書:

《熟番社會網絡與集體意識:臺灣中部平埔族群歷史變遷(1700-1900)》,洪麗完者。
「巨觀地討論了三個面向,
(一)平埔部落社會圖像的建構:誠如作者在書中所述,過去對於清代平埔,族的研究,大抵集中於土地權利的轉變,以及漢番關係的討論,較少深入分析平埔部落的實際生活樣態。而作者則透過豐富的官方檔案、契約文書,甚至戶籍資料,具體為我們描繪出中部平埔部落社會的圖像。
(二)社群劃分背後的社會現象:作者在本書的第五章重新檢討了社群分類的意義,細緻描繪出這種為了政治需求所產生的分類,背後其實存在著一定的社會意義,也就是作者強調的社群網絡的基礎。作者認為不論是平埔族在雍正年間的抗清行動,或者是官府在乾隆末年進行的番屯編組,這些行動的連結或分類的
建立,其實都與平埔社群原已存在的聯繫網絡有所關聯。
不僅如此,官府對於番屯的編制,更促使了平埔社群「我群」意識提升,並導致平埔社群逐漸產生集體意識。相對於過去從政治層面來考慮平埔社群分類的視野,作者對於社群網絡的描述,讓我們可以從不同的面向來觀看清代臺灣「社」的多重意義。
(三)族群遷移與集體意識:本書最值得注意的論點,是作者對於族群遷移問題的分析。作者在本書的序論中,已指出過去對於平埔社群遷移行動的解釋,有兩個主要看法,一個是平埔社群受到漢人壓迫而往山區移動;另一個則是認為平埔社群受到十八世紀晚期的番屯政策影響,而往沿山一帶的屯地移動。但是上述這兩種看法卻忽略了平埔社群的內在動力,也就是由平埔社群網絡連結起來行動,才會出現如平埔社群集體前往埔里等地開發新天地的遷徙行動。」
該書介紹引〈自試評洪麗完著《熟番社會網絡與集體意識:臺灣中部平埔族群歷史變遷(1700-1900)》一書〉,陳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