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謬誤

彭振宣:電影史向我們證明了,電影藝術可以跟政治站在對立面批判他。但電影藝術不可能脫離政治,人們也不可能在脫離政治脈絡下,單純的去評論一個電影人的藝術貢獻。因為美學、政治、哲學,都是人的靈魂投射在世界上的面向,是密不可分的。」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112746692072051&id=100000101935710&fref=nf

台灣為什麼沒有中國料理?只有台灣小吃?

『在澳洲,超市裡會有亞洲食品區,人口較多的城鎮裡也會有菲律賓商店、韓國商店、中國雜貨店、印度商店什麼的,但你看不到歐洲食品區,看不到特別標榜英國、美國、法國這類歐美國家的食品雜貨店,這很好理解,因為澳洲仍然是以歐洲人、歐洲文化為主體的殖民者國家,連鎖超市本身就是最大的歐美食品商店了。
想到這裡,我不免想嘲笑澳洲:哈!裝什麼多元平權、文化包容,骨子裡面還是紮紮實實的英本位嘛,稱之為英霸權都不為過。
不過,當我想起我在台灣也看不到中國食品區或中國商店時⋯⋯我就笑不出來了。
*反而是「台灣小吃」、「本土柑仔店」、「在地美味」、「原民珍饈」等,需要常常以被特別介紹、首肯似的姿態出現,一如澳洲電視節目中,身著冒險者裝扮的白人,隨澳洲原住民在潮間帶捕螃蟹、貝類來野炊粗食般的獵奇新鮮⋯⋯
*什麼時候,台灣人會說出:「我們來去中國商店逛逛」、「下次聚餐來去吃中國料理嘛」、「晚上我做些中國菜讓妳嚐嚐」這些話時,台灣人就離獨立不遠了。』

在台灣的文化中國

「早期的台灣電影與歌曲都有一種濃厚的悲情之感,歌曲上更是明顯,可能是受到日本演歌式的唱腔所影響。印象中讀過,有人認為江蕙之所以有其地位,便是因為她的出現,一改這種苦情的調性。台灣電影是苦情的,一如歌曲一般,手邊唯一找得到的研究台灣電影歌曲的資料,內容談的是龍的傳人,是校園民歌,談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眷村與幫派,號稱台灣的新浪潮,一般人可能渾然未覺,但對於台灣本土主體感到敏感的人可能會立刻醒過來,他們知道這不是台灣,這是國民黨政權下的台灣想像,一種中國式的轉進,對1949年後的他們來說,台灣是暫時的。台北市充滿了對於中國那塊沃土的緬懷,用一種儀式,武昌街、歸綏街,台北博愛特區的周邊就是一個小中國。」

侯孝賢、聶隱娘與在台灣的文化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