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在台灣的文化中國

「早期的台灣電影與歌曲都有一種濃厚的悲情之感,歌曲上更是明顯,可能是受到日本演歌式的唱腔所影響。印象中讀過,有人認為江蕙之所以有其地位,便是因為她的出現,一改這種苦情的調性。台灣電影是苦情的,一如歌曲一般,手邊唯一找得到的研究台灣電影歌曲的資料,內容談的是龍的傳人,是校園民歌,談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眷村與幫派,號稱台灣的新浪潮,一般人可能渾然未覺,但對於台灣本土主體感到敏感的人可能會立刻醒過來,他們知道這不是台灣,這是國民黨政權下的台灣想像,一種中國式的轉進,對1949年後的他們來說,台灣是暫時的。台北市充滿了對於中國那塊沃土的緬懷,用一種儀式,武昌街、歸綏街,台北博愛特區的周邊就是一個小中國。」

侯孝賢、聶隱娘與在台灣的文化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