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Merge出現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這樣來的:因為Apple已經釋出iOS 8正式版了,所以我想說趁這個機會我來試試看多個Target,後來忘記什麼原因刪除後,我要做merge動作的時候就出現問題了。

它說我有某個東西會被覆寫掉.要我把它移除。
但問題是我找不到它裡面說的路徑啊???

後來我才想到,他有可能像Setting Boudle一樣,一般是不會打開的
果不其然,一按下「顯示套件內容」,警示欄上面寫的路徑就都找的到了



我目前是把警示欄裡面說的檔案刪除,目前還沒發現什麼問題。

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什麼是「台灣國族主義」?

我在FB上看的一篇文章,寫的非常淺顯易懂,沒有任何深澀的學術用語

顏岫弘:
『中華的語言、文化、血緣,不是用來綁架認同用的東西,
因為那沒有精確的標準,可以用來區分你是不是中華民族。
所謂的華人、中華民族,說穿了只是中國的洗腦春秋大夢。

你知道,東亞的「漢字文化影響圈」內的國家,
它們都有農曆新年、端午跟中秋文化嗎?

跟日本說「ㄟ你們也有中秋ㄟ你們是中華民族」,
看你以後還有沒有片子可以載。
跟韓國說「ㄟ你們也有端午ㄟ我們中韓一家親」,
看你電競比賽從此之後還拿不拿得到冠軍。
越南?
讀歷史我才知道,世界上最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的大概就是台灣了。

韓國在創造他們自己的文字以前,是用漢字來紀錄的,
越南語也一樣受中文影響很多,以前也有越南漢字。
日本就不用說了,
幹,我現在在語言學校上課有英文單字不懂的時候,
旁邊的日本大姊還會直接寫漢字告訴我那是什麼意思,媽的XD
我 :「we only can use English, this is cheating.」
我 :「and this is Japanese plz.」
大姊:「WHATEVER ( ◔ ౪◔)」

至於血緣,請想想美國跟英國,想想可樂果。

正因為語言、文化、血緣,不是用來綁架認同用的東西,
所以相反的,這就是自我診斷的照妖鏡。

會因為這三者而覺得自己依然是中國人的,
嘩,恭喜你,你被洗腦啦~
不要說「黨國教育」或者「洗腦」是誇大其詞,
你記不記得,曾經聽過有人要你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呀?XD

這種價值觀是非常根深柢固的,
它不會讓你改喊自己是中國人,
但是你的內心深處卻會存有洗腦般的中國認同。
你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

要我舉個例子嗎?
柯文哲:「我們是文化上的中國人...」
中你老師呀,
美國會說自己是文化上的英國人嗎?
世界上只有中國會因為「你的文化跟中國有關」就說你也是中國人啦。
你還真的這樣照他講的想勒,中國都在竊笑啦。

事實是,在台灣,
經過國民黨的價值觀,潛移默化的教育環境下,
會覺得自己還是跟中國緊密牽連的人一直都還存在著。

「到頭來我的祖先不是從中國來的嗎?」
「所以我還是從中國跑過來,現在想脫離中國而已呀?」

不瞞你說,以前我也是這樣想的。

那時我覺得:
「民族」不正是以祖先血緣、文化、語言來決定的嗎?
所以「台灣人」終究不就是從中國來的「中華人民」嗎?
這種觀念在我腦中遊蕩很久,也帶來了很多疑惑,
後來我才開竅。

那一天我意識到,
不管我的血緣、文化、語言如何跟中國緊密牽連,
有一件不會改變的事實是:
「我生養於台灣。我的生活經驗、情感認同,歸屬於台灣社會。」

無論我怎麼糾結在民族的定義,我都想認同台灣這個地方。
那一天我意識到:「我的情感認同,才是決定一切的最終理由。」

即使語言來自漢文化、血緣來自漢文化、文化來自漢文化,
我現在依然是台灣人。
我的生活體驗、我關心的人事物,一直以來都是台灣。
而這正是共同發生在所有台灣人身上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寧願喊自己是台灣人,也不是中國人的原因。
因為比起那個洗腦的大中國夢,
事實是,你腳下的台灣跟你更加緊密相連。

從不同的視角看事情,會決定你的思想。
只需要想清楚「我認同的是哪裡」,你的決定便會呼之欲出。
想像一下,
一個是「以站在中國岸上的視角,旁觀隔壁那塊小島的社會跟歷史」。
另外一個,
則是「站在台灣這塊小島上,低頭看看自己島上的社會跟歷史」。

你的歷史是4000年的中國史,還是400年的台灣史?
你要以中國為主體,還是以台灣為主體?
這個簡單的選擇,就決定了你的自我認同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介紹完了,這個認同,就是「台灣國族主義」。

想清楚之後,說出「我是台灣人」,
一起為了自己認同的土地,以及同在台灣生活的人們而進步,
無論你從何而來,無論外省本省原住民,
只要你也抱著這樣的認同,我們便是台灣民族。

這便是「台灣國族主義」的意思。

這很重要,
你知道,台灣的主流共識從「中國認同」逐漸變成「台灣認同」,
才不到十年的時間而已嗎?
這跟那些大國累積的民族意識跟信心,是完全不能比的。

台灣民族很年輕,而且歷經大量不同外來殖民,
這有利有弊,
好處是台灣對不同文化的包容力跟吸收力變得非常強,超級強,
(你看過哪裡有那麼多平價各國美食還內化出在地口味的,幹。)
壞處是還沒找到自己的路、信心不足,對內認同感也不足。

有足夠的台灣人認同、從歷史中找到台灣人的定位,
知道自己是誰,才有辦法站穩腳步進步,並抵抗中共勢力的入侵。

如果你說自己是台灣人,
卻連「中華民國」希望你變成中國人還是台灣人都不清楚,
卻連「國民黨」希望你變成中國人還是台灣人都不清楚,
那台灣是絕對不可能有長遠的未來的。』

原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DreamOld.KeepThinking/posts/882777201734986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318佔領立法院行動相關的書

攝影集:
  1. 野生的太陽花

  1. 從我們的眼睛看見島嶼天光:太陽花運動,我來,我看見
  2. 街頭守門人:台大新聞E論壇反黑箱服貿運動報導紀實
  3. 壓不扁的玫瑰︰一位母親的318運動事件簿
  4. 公共知識分子 第七期:太陽花學運專號


  1. 學運世代:從野百合到太陽花(全新增訂版)
  2. 秩序繽紛的年代1990-2010:走向下一輪民主盛世(2014年新版)

魯蛇之春:學運青年戰鬥手冊

為什麼上街頭?新公民運動的歷史、危機和進程

這不是太陽花學運:318運動全記錄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如果蘋果失去了它們靈魂,就會淪落到跟其他品牌打規格戰

如果蘋果失去了它們靈魂,就會淪落到這樣:「跟其他品牌打規格戰」。
看這篇報導

蘋果 iPhone 6 相較於上世代的產品升級並不多,硬體配置上亮眼的升級更是乏善可陳,已知多項重要的硬體參數與 Google Nexus 4 一致,在某些功能和配置上,iPhone 6 甚至不及 Nexus 4,Nexus 4 是 Google 2012 年發表的智慧型手機,兩年前 Android 中高階智慧型手機配置的水準。

iPhone 6 和 Nexus 4 同為 4.7 吋螢幕,解析度分別為 750p 和 760p,Nexus 4 略勝一籌,第三方輸入法、輸入法聯想、跨 App 通訊、電池管理、照片雲端儲存等功能 iPhone 6 和 Nexus 4 相同,iPhone 6 新增的 NFC 近場通訊功能,多款 Android 主流手機在兩年前就已經實現了,當然 iPhone 6 作為蘋果公司的旗艦產品,也有 Nexus 4 不具備的新科技,那就是 Touch ID 指紋識別。

按照 Android 主流旗艦智慧型手機的的發展趨勢,iPhone 更新了大尺寸螢幕之後,未來兩年內應該會升級這些功能,包括 2,000 萬畫素鏡頭、防水、無線充電、多程式同時顯示、虛擬按鈕等,知名測評編輯 Ron Amadeo 提醒 iPhone 6 的用戶,如果不了解新功能的使用,可以向周圍的 Andr​​oid 用戶請教。」

資料來源:http://technews.tw/2014/09/12/iphone-vs-nexus-4/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其實冰桶挑戰一點都沒有不一樣,不一樣的是台灣社會

忘記哪部電影裡面有句對白是,風沒動、旗也沒搖、動搖的是人心。其實冰桶挑戰無論是外國還是台灣,都是這麼玩的,那為什麼有人覺得它來台灣變了呢?
其實冰桶挑戰一點都沒有不一樣,不一樣的是台灣社會;天朝文化圈演化出的特殊階級--士大夫,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存在,這個階級不像一般封建社會的貴族,採用世襲繼承的方式、而是經由儒家經書熟悉度的考驗(科舉考試)來產生。
這種考試造成:1.獲得階級的人都認為階級特權是經由自身努力,沒什麼不公平的問題 2.由於儒家經典是特權階級獲得特權的原因,因此所有學術活動都為儒家經典服務,而儒家主張歷史退化論,因此任何創新在此文化圈都被視為大逆不道 3.因考試讓獲得特權的人深信自己有與眾不同的責任和義務。
冰桶挑戰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但事實上卻戳破了"這個社會需要士大夫帶領"的說法,冰桶挑戰每個人都只能指名三個人,捐款額度也並非很沉重的負擔,被點到名的人可以輕鬆"自己"完成沖水和捐款的動作,換句話說,這裡面沒有"領袖"存在的空間,這才是讓台灣的士大夫社會緊張的原因。他們平常看不起的商人、打球的、演戲的、露奶的,都可以用簡單的方式完成"濟弱"的行動,一點都不像士大夫講的那麼複雜、那麼犧牲、那麼痛苦,這是社會宣告不需要一個帶領社會的特殊階級的宣言。
之前有機構做過調查,天朝文化圈的國家不管是經濟強盛還是衰弱,共同的特徵是快樂指數非常低,因為儒家的經書否定了快樂,認為只有痛苦不堪的人生才是合乎天道的完滿人生,這種病態地高舉痛苦(也許你看到是認真、專注、勤力等等詞彙,絕不會是放鬆、縱情、愉悅之類的詞彙),甚至認為快樂的人是不夠深度的渣滓。
所以你可以看到針對冰桶挑戰的批評幾乎都是"俗氣"、"不認真(研究受助者)"、"嘻嘻哈哈失去意義"等等,意思是沒經過像我一樣認真思考、認真面對,你沒資格做"扶弱"的行動,那是我這種有認真思考、做好自我犧牲準備的人,才有資格去做的事情。否定冰桶行動的言論,事實上只證明如果台灣不徹底思考儒家階級對社會的影響,那所有的"改變"都很難在這裡產生。

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DerrickxHsu/posts/10201833963924478?fref=nf

其實不存在單一個案這種東西

妖西:「我是因為參與野草莓學運,所以踏上社會改革這條路的。一開始,我跟很多年輕朋友一樣,對台灣近來的歷史無知、對台灣其實仍籠罩在殖民的宰制環境下,無知。我相信人權、民主與平等是很重要的,素樸、去脈絡的,過於理想化的相信。
野草莓學運的失敗讓我開始進行反思,我因此看了些書、參加了一些活動,希望瞭解了二二八、白色恐怖、黨外、民進黨執政的過程,得到了台灣獨立優先的結論。
我其實完全可以理解有的朋友持素樸的平等或人權、民主理念的角度,支持中國籍學生參選校園自治選舉。我在剛參與野草莓時,也很可能會做這樣的判斷。
年輕人的正義感是珍貴的,但有時容易陷入「單點迷思」。也因為這樣,這幾年來大部分的議題都是單一個案性質的議題,因為那種議題進入門檻低、受害者形象與輪廓明確,容易判斷是或非。
但,其實幾乎不存在單一個案這種東西,幾乎所有的受迫害案例,都是出自一個有缺陷的制度、文化習慣、思維邏輯、價值系統,或說,社會結構中。
書念的比較多的因此愛談社會結構,只是,談的往往不夠。缺了什麼呢?
套用古早以前和林飛帆聊天時談到的,現在的年輕人缺乏「歷史感」,特別是在地的、以台灣為中心的歷史感。
很多從社會結構面的批判,是沒有時空面向的,從人權、平等、民主、自由等概念出發,直接切入個案問題,分析迫害者與被迫害者的關係。這很有問題,因為這種分析是歷史架空的分析,移除了歷史的脈絡、路徑的依賴,直接引入西方的進步概念,套入發生在台灣的各種議題上。
台灣的災難、悲劇,是有脈絡的。有歷史脈絡、國際脈絡。我們看一件事,應該盡可能把這些也考慮進來,這樣對問題的瞭解才會全面,對於問題解決關鍵的掌握,也才會精確。
對公共事務有熱忱是很珍貴的,這些人是國家未來領導人的候選。台灣處在一個險峻的情勢中,領導人必須視野廣闊同時深邃,必須要有提出完整願景與推動執行的能力。
一個缺乏歷史感又過於理想主義的人,絕對無法勝任。」

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yoshi.liu.9/posts/10202388212135810?fref=nf

最佳睡姿 攸關睡眠品質

良好的睡眠品質,攸關健康大事,但您可能不知道,睡姿與睡眠品質也息息相關。睡眠專家表示,睡姿沒有標準,但如果有人長期被某些疼痛與疾病困擾,如睡眠呼吸中止症、頭痛、胃灼熱、背部疼痛等,不正確的睡姿加上不良的睡眠品質,就可能會加重這些不適的症狀。

為了幫助民眾改善睡眠品質,讓惱人的病痛不再惡化,進而達到舒緩效用,「健康網站」(health.com)、「大眾醫療網」(webmd.com)、《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針對睡姿提出一些建議:

1、自然睡姿
紐約醫學院耳鼻喉科臨床助理教授派克(Steven Park)醫師表示,不要隨意改換原本自然的睡姿,除非是為了其他生理的狀況作出調整。因為每個人都會自然傾向於某種最佳睡姿,若隨意改變可能損害睡眠品質。其次,沒有人會整夜都保持一樣的睡姿,因為這樣的做法既不符合自然,也不利於血液循環。

2、仰睡
優點:可預防胃酸逆流、頸部與背部疼痛。聖路易斯大學皮膚科教授格拉澤(Dee Anna Glaser)博士說,仰睡也有助於防止皺紋產生,因為沒有可以壓迫臉部的機會。

缺點:

(1)打鼾惡化:仰睡是常打鼾者與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該留意的禁忌睡姿,因為仰睡會讓打鼾的狀況經常發生,而且趨於嚴重

(2)造成胃灼熱問題:仰睡時因為頭部高度與胃相當,胃內的消化物可能浸泡食道或喉嚨的後方。睡眠專家提出解決的辦法,利用枕頭撐高頭部,或將床頭兩個角柱下方置放磚塊或大本書籍,抬高5~10公分,讓腸胃的位置低於食道,胃酸或食物就難以向上逆流。

仰睡時可讓頭部固定在穩定的位置,身體仰躺保持伸直的狀態,脊椎也保持在自然的狀態,此時脊椎筆直排列與挺直站立有異曲同工的效果。對於背部出問題的患者,要保持仰睡,因為這種睡姿不會壓迫背部,也不會讓身體處於扭曲的狀態。

3、側睡
優點:可預防頸部與背部疼痛、打鼾變少、抑制胃酸逆流,也是懷孕期舒適的睡姿。左邊側睡能緩解胃灼熱的症狀,對孕婦則能改善血液流回至心臟的循環,有利母體與胎兒。

缺點:會使臉部產生皺紋,因為半邊臉幾乎都與枕頭靠在一起。

4、胎兒式睡姿
優點:減少打鼾,也是懷孕期的舒適睡姿。

缺點:

(1)臉部產生皺紋:如果每晚都維持這種睡姿,臉部可能就會提早出現皺紋。(2)導致頸部與背部疼痛:明尼蘇達州梅奧醫學中心聯合主任奧爾森(Eric Olson)博士說,有些人一覺醒來,會發現睡姿變成膝蓋提高、下巴蜷曲於胸前的胎兒式睡姿,特別是患有脊椎關節炎(arthritic back)的患者常會發生這種情況,因而造成頸部與背部疼痛。康州格林威治醫院(Greenwich Hospital)綜合醫學中心針灸師張多迪(Dody Chang)也說,捲曲的身體同時限制了橫膈肌的呼吸作用。建議習慣於胎兒式睡姿的人要睡直一些,盡量不要把身體處於極度彎曲的狀態。

5、趴睡
優點:打鼾緩解。趴睡會使上呼吸道更為通暢,如果有打鼾的習慣,在沒有頸部或背部疼痛顧慮的情況下,可以嘗試趴睡。

缺點:

(1)臉部產生皺紋:臉部與枕頭緊貼,容易使臉部皺紋增生。

(2)頸部與背部疼痛:趴睡會對脖子產生不小拉力,脖子朝向一邊轉動,就會造成關節壓迫,同時引發背部疼痛。波士頓布萊根婦女醫院物理治療師夏農(Ken Shannon)說,趴睡不容易讓脊椎保持伸直的狀態,這樣會造成關節與肌肉的壓力,進而刺激神經,導致神經疼痛與麻木感。

6、妥善利用床墊與枕頭
患有嚴重疼痛疾病的患者,要選擇關節不會受到壓力,且身體感覺舒適的硬軟適中床墊。無論喜歡哪一種睡姿,要妥善利用枕頭,才能享受一夜好眠,而且清晨醒來也不易留下腰痠背痛的後遺症。

習慣趴睡者,建議選擇質地鬆軟的枕頭、薄型枕頭,或完全不用枕頭,以保持頭部與頸部的支撐不過度提高。

習慣側睡者,建議選擇厚實的枕頭,把低於肩膀的空間填實,頭部與頸部就會處於自然伸直的狀態。

習慣胎兒式睡姿者,建議選擇與側睡者相同的厚實枕頭,讓頭部與頸部取得一定的支撐力量。

出處:http://www.epochtimes.com.tw/n99323

臺灣人民雖無獨特的民族意識,卻已經有相當明確的獨立國家意識。

臺灣人民雖無獨特的民族意識,卻已經有相當明確的獨立國家意識。絕大部分的人認為自己的國土只限台澎金馬,自己的同胞只限居住在台澎金馬的人。在有關台灣未來前途的抉擇上,超過九成的人主張只有台澎金馬的人民有權利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
此一國家意識與過去威權時代人民心中的國家意識有別,因此我們可以稱之為某種『更新過』的國家意識,而造成這種更新效果的,則是近20年來臺灣的新國家運動。
所謂『新國家運動』,並不是民進黨或建國黨部分人士所推動的建國運動,而是指1986年以來,由於戒嚴體制崩解,民間動能湧現,在一連串自由化與民主化的關鍵發展之後,臺灣朝野政黨及人民大眾所合力促成的國家內涵再界定運動。
在經歷這些重大的變動以後,臺灣民眾對於自己的國家已經產生了完全不同於威權統治時期的認知與理解。因為過去的國家概念是以大陸及臺灣為領土範圍,以兩岸所有華人為國民同胞。但是現在的國家概念,卻是以台澎金馬為領土範圍,以臺灣人民為自己的同胞。雖然國旗國歌皆無改變,但這個國家的實質內涵已經徹底更新了。
新的國家認同概念會有什麼問題嗎?筆者認為,臺灣人民的國家認同內涵之所以會從『大中國』轉為『台澎金馬』,其實反映了近百年來兩岸人民政治互不隸屬、社會文化平行發展的歷史事實。
雖然在日據時期,想當多文人知識分子嚮往復歸中國懷抱;而在1949年以後,國民政府也極力宣揚未來統一之必然性,但是政治對立及生活經驗的隔離顯然產生了比歷史感情或文宣教育更有力的作用。在百年分裂之後,臺灣民眾的國家意識漸漸由期待統一轉向符合存在經驗的分離現實。
過去十幾年的民主化運動有意無意鞏固了這個轉向,使國家認同的內涵徹底變更。也許對於大中國的認同者,這是一個難堪且難以接受的變局,但是臺灣認同會如此興起、如此茁壯,確實是長期歷史經驗累積下來的結果。不管這個情況對未來兩岸關係是幸或不幸,它是合理而自然的。
世界上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國家都是多民族國家(multi-national states),他們出現分歧性國家的機會,只會比臺灣大,不會比臺灣小。但是大部分的國家並不會因為由於多元國家認同的存在而分崩離析,反而可能和平相處。因此,處理分裂國家認同的最好策略,也許不是強加同化、強迫遷移,或武力鎮壓,而是盡量容忍尊重、以改善現有體制及人民權利保障來消弭不同認同者的不安。有人認為這種政策太過天真,可是筆者並不認為它真的不可行。事實上阻礙我們採用自由開明政策的,往往不是政策本身的可行性,而是政治人物是否有將理想付諸實現的意志與決心。
我們希望臺灣政治人物的智慧足以瞭解這個攸關臺灣前途的關鍵,使目前不同國家認同的臺灣住民,都能期待一個合理上軌道的國家。
──江宜樺,〈新國家運動下的臺灣認同〉,收錄於林佳龍、鄭永年主編,《民族主義與兩岸關係:哈佛大學東西方學者的對話》,新自然主義股份有限公司,2001。
(希望江院長可以記得他曾經寫下的這段話,最好也能讓對岸來訪的貴賓更瞭解臺灣。)

原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otonahis/posts/623487064413065?fref=nf

日韓社會濃厚的前近代共同體社會的集體性格

日韓暴民社會成員對話錄(1):日韓共同體社會與自殺原因
問題提起:日韓社會濃厚的前近代共同體社會的集體性格,從而共同體規律對個人的壓迫,也讓這兩個社會存在嚴重的副作用。若要剖析比較兩個前近代共同體社會的異同,最好的切入點或許正是這兩個國家的自殺文化,日本的自殺率長年高居世界之冠,但在前幾年被韓國超過,韓國與日本如今仍一直分居世界自殺率第一與第二的國家。
我:日韓兩社會中的人何以自殺?從兩個社會中存在的前近代性格角度切入或許可以得到相對有說服力的答案:日本社會的集體性格具有強大的「儀式性」,個人在社會各種大大小小的家族、職場、社會共同體中扮演合乎各個共同體規律的角色,各種社會場域的行為都是遵照各個場域的潛規則儀式性的進行,然而,實際上存在於現代日本社會的個人,卻是極為原子化的、極為疏離的存在,「無緣社會」是今天日本媒體常使用的名詞,貼切地形容日本社會中每個個體的孤獨與疏離。
Bush補充:(食文化:日本飲食店從常見的「個人席」發展到「隔板」文化,導入「隔板」的飲食店因此人氣大增,顧客從入店用餐到結帳出去,從頭到尾不需要與任何人有過語言與眼神的交會,這根本是日本無緣社會發展的極致現象,相對於此,韓國的飲食店幾乎不存在個人席,韓國人沒有一個人吃飯的習慣。)
俊植:韓國社會的前近代共同體性格,則是一個極為強烈的共同共有概念,韓語中的主詞相較於表達個人的「我」、表達集體的「我們」更是極為頻繁的在韓語被使用,韓國社會因此也極為強調群體性,然而這種集體性也因此使的韓國社會中的個人的私人領域被共同體過度的剝奪,個人喪失自我人格形成的多元空間,也擺脫不了共同體內部成員彼此間的壓迫與競爭關係。
時宜:因此,日本高自殺率多半源自於「共同體的排除」與「疏離感」,而韓國的高自殺率則多半導因於共同體成員相互牽制與競爭關係中產生的「劣等感」,即便都是前近代共同體社會,自殺也都是源自共同體社會性格的副作用,但導致日韓兩國高自殺率問題的背景原因卻不盡相同。

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2161811201533&id=566391532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BOOL vs. Boolean vs. bool

Boolean is an old Carbon keyword (historic Mac type), defined as an unsigned char.
BOOL is an Objective-C type defined as signed char.
bool is a defined version of the _Bool standard C type.

You should use BOOL for common use and Boolean in CF.

資料來源:http://stackoverflow.com/a/3016912/3295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