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日韓社會濃厚的前近代共同體社會的集體性格

日韓暴民社會成員對話錄(1):日韓共同體社會與自殺原因
問題提起:日韓社會濃厚的前近代共同體社會的集體性格,從而共同體規律對個人的壓迫,也讓這兩個社會存在嚴重的副作用。若要剖析比較兩個前近代共同體社會的異同,最好的切入點或許正是這兩個國家的自殺文化,日本的自殺率長年高居世界之冠,但在前幾年被韓國超過,韓國與日本如今仍一直分居世界自殺率第一與第二的國家。
我:日韓兩社會中的人何以自殺?從兩個社會中存在的前近代性格角度切入或許可以得到相對有說服力的答案:日本社會的集體性格具有強大的「儀式性」,個人在社會各種大大小小的家族、職場、社會共同體中扮演合乎各個共同體規律的角色,各種社會場域的行為都是遵照各個場域的潛規則儀式性的進行,然而,實際上存在於現代日本社會的個人,卻是極為原子化的、極為疏離的存在,「無緣社會」是今天日本媒體常使用的名詞,貼切地形容日本社會中每個個體的孤獨與疏離。
Bush補充:(食文化:日本飲食店從常見的「個人席」發展到「隔板」文化,導入「隔板」的飲食店因此人氣大增,顧客從入店用餐到結帳出去,從頭到尾不需要與任何人有過語言與眼神的交會,這根本是日本無緣社會發展的極致現象,相對於此,韓國的飲食店幾乎不存在個人席,韓國人沒有一個人吃飯的習慣。)
俊植:韓國社會的前近代共同體性格,則是一個極為強烈的共同共有概念,韓語中的主詞相較於表達個人的「我」、表達集體的「我們」更是極為頻繁的在韓語被使用,韓國社會因此也極為強調群體性,然而這種集體性也因此使的韓國社會中的個人的私人領域被共同體過度的剝奪,個人喪失自我人格形成的多元空間,也擺脫不了共同體內部成員彼此間的壓迫與競爭關係。
時宜:因此,日本高自殺率多半源自於「共同體的排除」與「疏離感」,而韓國的高自殺率則多半導因於共同體成員相互牽制與競爭關係中產生的「劣等感」,即便都是前近代共同體社會,自殺也都是源自共同體社會性格的副作用,但導致日韓兩國高自殺率問題的背景原因卻不盡相同。

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2161811201533&id=566391532